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市场动态 >  市场热点 >
快捷导航>> 市场热点 政策导向 商机观察

一口回到童年!中国方便面地图,请收藏!

编辑:admin 文章类型:市场热点 发布于2021-08-11 09:52:34 共142人阅读 分享到
文章导读

方便面就像个“终极备胎”,我们饿的时候想它念它,饱餐以后绝不多看一眼,甚至对它从何而来都一无所知。比如很多人都不知道:
名噪一方的北京麻辣方便面,没有北京户口,而是土生土长的河南老乡;另一款同样出身河南的豫竹方便面,则与上海的美味肉蓉面,一起征服了部分山西人的味蕾;潮汕人钟爱的幸运蟹皇面,多产于安徽淮北、江苏镇江,创始人却是新加坡潮商……...

“东三福”不产自东三省

“北京方便面”不在北京

六一将至,说到童年回忆,一定绕不开方便面。它是孩童时期的如获至宝,深夜人静的情感慰藉,绿皮车上的滋味万千,如今也是餐桌的最后防线。

煮方便面的热气,在深夜最能抚慰人心。  摄影/mnimage,图/图虫·创意

方便面就像个“终极备胎”,我们饿的时候想它念它,饱餐以后绝不多看一眼,甚至对它从何而来都一无所知。比如很多人都不知道:

名噪一方的北京麻辣方便面,没有北京户口,而是土生土长的河南老乡;另一款同样出身河南的豫竹方便面,则与上海的美味肉蓉面,一起征服了部分山西人的味蕾;潮汕人钟爱的幸运蟹皇面,多产于安徽淮北、江苏镇江,创始人却是新加坡潮商……

中国方便面江湖,聚集在华北、中原、东南沿海制图/孙璐

最骚的还是让无数东北人引以为家乡特产的“东三福”方便面,实际上来自河北邢台,属于华龙(今麦郎)旗下——与之几乎一样的另外两款产品,在中原地区称作“六丁目”,在南方城市叫做“小康家庭”。一面化三名,谁见了都得叫声“起名鬼才”。

无论是在取名上,还是在风味上,方便面都有着强烈的地域特色,这在工业化食品中颇为少见(另一种想必就是罐头了)。

怀旧方便面,哪一款是你心中的“白月光”?制图/九阳

产于本地的古龙香菇肉酱罐头,拌上厦门泡面,那是一代代“恶萌郎”心中永不褪色的古早味;在寸土寸金的中环吃一碗“出前一丁”做成的“捞丁”,是香港自由行的打卡必选项;“广东之光”华丰三鲜伊面,更是广东人打边炉的默认之选……

图1: 港式番茄牛捞丁;图2: 辣煮方便面;图3: 辣爆方便面,干红辣椒+青辣椒+红辣椒的三重魔辣。图1摄影/吴嘉亮,图

无论何时何地,有泡面在,就会多一份心安。

一碗放心面,满满的河南味

如果方便面也有“官方语言”,那么他们说的估计都是“中中中”的河南话。

这个中原大省,平均每年承包了中国人近3成的方便面,产量长期位居全国第一;拥有着以郑州为中心,南起漯河、北至新乡的方便面产业集群,各大品牌多数都在河南有生产基地;甚至连中国第一家方便面行业协会——河南方便面制品专业协会,也于2005年在郑州成立。

工厂中油炸后的方便面饼。图/视觉中国

而从河南走出来的本土品牌,构成了庞大的“方便面帝国”:

前段时间由于低调做公益、拒绝日资等话题赢得一波波好感,在超市、网上卖断货的白象方便面,来自河南郑州市;

凭实力在“面食大省”山西部分地区风靡一时、成为许多山西孩子童年回忆的豫竹牌方便面,来自河南焦作市;

超市中售卖的白象方便面。图/视觉中国

中国最老牌的方便面之一、总被误以为产于首都的“北京”牌方便面,来自河南漯河市南街村——这座传奇小村,从上个世纪80年代就开始生产方便面,由于和北京劲松糕点厂合作,就给自己的方便面挂上了 “ 北京 ” 的招牌。

到1993年时,南街村已然拥有了年产5万多吨的18条方便面生产线,曾经是中国90年代最为畅销的方便面品牌,并在当时打开了国际市场,远销海外。

现代化的方便面生产线。图/网络

还有用“天方天方,味道真香”广告语洗脑的天方牌方便面,由于卖热干面在武汉也有一席之地的国华方便面,以及科迪、思圆、海嘉等方便面,都是来出身河南的品牌。

为什么是河南?在成为“方便面第一大省”之前,河南首先是“中国粮仓”,盛产方便面的主要原材料:小麦。

中国小麦产量分布示意图,河南小麦产量位居第一。制图/monk

地处中原腹地,河南境内大多是由黄河冲积而成的肥沃平原,每年春夏之交,是处都有着风吹麦浪的壮美景观。上世纪黄河水患解决后,依靠河南人辛勤与农业科技的进步,河南粮食产量逐年增长,而当地平原连绵的优势,正适合机械化大规模作业。

河南郑州巩义河洛汇流景区伊洛河与黄河交汇处的麦田。图/视觉中国

今天的河南,用中国十六分之一的耕地,种出中国年粮产的十分之一。其中小麦产量占中国的四分之一,河南的粮食不但养活了本身1亿人口,更是每年外调400亿斤,供给全国。

此外,河南位居“天下之中”的地理位置,也为其带来交通运输、物流集散的优势。京广线与陇海线在豫中十字交汇,构成了以郑州为中心的全国性交通枢纽,仅在郑州的经济技术开发区,就有近500家物流相关企业在此布局。强劲的物流体系,成为河南这座“方便面帝国”货通天下的触手。


地图左侧为北。东西走向的陇海铁路与南北走向的京广铁路,交汇于郑州。绘图/Paprika

一碗泡面中的“古早味”

如果说河南是以一己之力,打造出“方便面帝国”;那么南方的方便面,则堪称“诸侯割据”,各有各的特色。

事实上,早在河南的南街村方便面问世以前,成熟的方便面已经在南方出现——


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年代的各种泡面。图/视觉中国

1964年,北京食品总厂首次做出了“方便面”雏形,但这种面饼是用鸭油来炸的,风味可想而知,于是受到了《人民日报》的官方吐槽——“有一种怪味”,然后就消逝在历史长河之中。

而中国第一包商业化方便面的诞生地,正是上海。

上海的方便面,咋成了“太原特产”?

1970 年,上海益民食品四厂用高压蒸面+油炸的方式,做出了一种鸡蛋方便面,跟“鸭油方便面”比,用户反馈明显好了很多,曾经畅销全国多个地市。


方便面为什么弯的?有人说是便于运输、储存和食用。图/视觉中国

多年后,上海益民食品四厂改组合并入冠生园——也就是生产出大白兔奶糖的那家上海老字号,这款“宗师级”的方便面,也被保留了下来。没错,这便是让无数上海朋友听了一脸懵圈、让无数太原朋友以为是三晋特产的:

美味肉蓉面

一碗方便面的命运,当然要靠生产技术,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不知道作为上海生产的方便面,怎么就成为了“太原特产”,但可以肯定的是,美味肉蓉面在太原受到的礼遇,显然更胜于它的老家,几乎承包了太原人的一日三餐——

肉蓉面相比一般的方便面,口感筋道,汤底清淡,简单撒点葱花香菜,开吃前洒(亿)点老陈醋,一碗唤醒味蕾的早餐面新鲜出炉;中午,炒肉蓉面、砂锅肉蓉面的香味在街头巷尾浮动,面端上桌,再开一瓶太钢汽水,足以抚慰上班族们的辘辘饥肠;晚上呼朋唤友搓一顿火锅,酒足饭饱,总得再下两包肉蓉面收尾,太原人才能心满意足。

从上海到千里之外的太原,或许只有最为亲民的方便面,才最能诠释了那一句“美食不问出处”。

广东,“食华丰,路路通”

或许只有太原人会以为肉蓉面是山西特产,但在信息不发达的90年代,几乎全国各地都会有朋友以为“华丰三鲜伊面”是当地特产。

无他,只因当年“路路通”的三鲜伊面,实在是太过畅销。

1960年,日本工厂生产出的全球第一批方便面。方便面是由日本人安藤百福发明的。图/视觉中国

1984 年,在广东珠海平沙镇一家食品厂服务站当站长的熊毅武,拿到了从日本引入的一套方便面生产线,带领着员工开了一家名为“华丰”的工厂,借着广东率先改革开放优势,生产出了广东第一块方便面——三鲜伊面。

包装基本上没什么大改的三鲜伊面。图/视觉中国

之所以叫“三鲜伊面”,是因为调料包采用猪骨、海鲜、鸡肉这“三鲜”来调制,鲜甜清淡的口味一下子便抓住了广东人民的胃口,迅速卖爆。由于供不应求,据说当年取货、装运华丰方便面的车辆,经常将珠海平沙镇附近的公路堵得水泄不通。

此后,华丰的“方便面版图”开始向全国扩张,在陕西、河南、山东以及东三省都开了生产线,间接导致了各省小伙伴们误认为华丰是当地特产。

华丰三鲜伊面当年的广告图/网络

无论在外地多么畅销,对于三鲜伊面的吃法,广东人民显然是最专精的:

鸡煲、羊肉煲、牛腩煲,不管是什么煲,一定要用三鲜伊面收尾是属于广东人民的仪式感;

三鲜伊面和鱼蛋、牛杂相配,再从校门口的奶茶店点一杯珍珠奶茶,那是广东人心头的白月光;

打边炉更是把三鲜伊面归为“指定用面”,不管之前吃多少山珍海味,最后一包泡面下锅,才能吃得舒畅。

广东、香港的云吞面,有时候会用方便面来制作。图/视觉中国

厦门泡面,闽南人的“古早味”

相比于肉蓉面和三鲜伊面的全国畅销,厦门泡面,是独属于厦门孩子的隐秘美味。

南方的本土小众泡面,大多带有当地风味特色——

不论在哪,面里加蛋是常规操作。图/视觉中国

譬如无锡产的中萃雪菜面,加入了江浙沪人民吃面最爱配的“咸齑”(雪菜);潮汕流行的幸运蟹皇面,拥有鲜味独特的酱包;厦门泡面同样如此,它的料包采用了独具闽南风味的“沙茶调味粉”。

或许正因如此,厦门泡面一年销量1500万包,近一半都卖给了厦门人(另一半大部分估计是卖到泉州、漳州等福建各市,以及爱好沙茶酱的潮汕地区),当地人吃厦门泡面,撒了沙茶味的料包,还有加入浓白的骨汤和醇厚的沙茶酱,活色生“鲜”,香醇动人。

沙茶火锅煮方便面。摄影/77管不住嘴

如果再开启一罐古龙牌肉酱罐头,拌上或者炒上厦门泡面,那就是两大厦门特产的风云际会、限量联名,足以牵引出厦门孩子的乡愁。

对于身处异地的“恶萌郎”来说,每一包厦门泡面,都是一封来自故土的家书。

有方便面的日子,不会太差

方便面的发展,实际上是国家综合实力发展的微小缩影——

首先,方便面量产所需的海量原材料,小麦,需要发达的现代化农业技术才能满足需求;其次,方便面生产要求流水线化炸面饼、制料包、脱水蔬菜,食品生产线是国家工业能力的象征;最后,方便面作为廉价方便食品,产地强大的物流能力代表着低廉的物流成本,影响产品的竞争力。

北方多农业大省、工业大省,如河南、山东、河北等,食品工业发达。再加上北方对于面食的受众远比南方要广,因此方便面无论从产量还是销量上来看,都更为庞大。

今天中国方便面市场的“四大金刚”,有三位都来自北方——产自河南郑州的白象方便面、出身河北邢台的今麦郎方便面,以及最早在天津建厂的康师傅方便面。

没错,康师傅方便面的创始人虽然来自台湾省,但是康师傅却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天津师傅”——台商魏应州最早在天津建厂,凭借着一手牛肉酱包火速抢占了方便面市场,击败了老牌的珠海华丰、杭州双峰等方便面企业。

到今天,由于外卖行业的兴起,以及以螺蛳粉为首的各类粉面速食的爆红,方便面的市场空间被不断挤压——从2018年至2020年,中国方便面产量连续3年下滑。但我国依然是全世界方便面第一消费大国,2021年共计消耗了463亿份泡面。

南京火车站候车室里吃方便面食品的旅客。 图/视觉中国

平均下来,每一秒钟都有1468份泡面被撕开封袋,抚慰着食客们的辘辘饥肠。

方便面或许再也回不了巅峰,但在今天依然不算过时。它曾在过去物资匮乏的年代,解了无数人肚中的馋虫;也会在无数不安的夜晚,治愈每一个孤独的灵魂。

图/视觉中国

我有一碗面,足以慰风尘。

 

声明: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转载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发布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内容的真实性。

相关文章

分享本站到

Copyright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会展网 备案号:京ICP证020160号(一)-3 chinafair.com.cn